12000895610

 

【在看內文之前請先看前言】

因為很喜歡桐華作品《最美的時光》而且非常喜歡陸勵成,

電視劇《最美的時光》雖然有拍攝陸蔓版結局,可是我覺得實在太倉卒了,

於是手癢來改編「電視劇陸蔓版結局」,

所以本篇改編主要是搜狐視頻第42集(陸蔓版結局)的改編,也參考了桐華的原著而完成的作品

先前在PTT陸劇版連載:點此可看板友的推文

 

100

 

(一) 兩年後 蘇蔓


「今年中年級孩子的夏令營,我想……就由蘇老師帶隊好了」校長看著蘇蔓。
蘇蔓點點頭,表示自己可以擔任這次夏令營的負責老師。

「既然目的是要帶孩子們去外面看看大城市,今年就去上海好了。」
「上海?為什麼是上海?」蘇蔓驚愕。
已經離開兩年了的家鄉,她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回去。

「蘇老師不就是從上海來的嗎?對上海必然熟悉,也能給孩子們做較多的介紹阿!」

「好了,今天開會就到這邊吧,大家可以回去了。」


101  

 

「小舅媽!!!(註一) 你夏令營要去上海嗎?」
晶晶睜大著眼睛看著蘇蔓。
苗苗也忍不住插嘴:「小舅媽,你去上海,是要回去找小舅嗎!!」

「不是!」蘇蔓笑著摸摸這兩個小鬼的頭。
「我是要帶中年級的小朋友去上海玩幾天,不是要回去找你們小舅」
「欸,還有我說阿,別跟你們小舅說我在這,也不能跟小舅說我要去上海,知道嗎」

她想要他自己發現。

蘇蔓小心翼翼地叮嚀著:「不然我就不留下來繼續教你們英文啦!」
苗苗嘟著嘴抱怨:「真是的,要是我再長一歲,也是中年級,就可以去上海找小舅了」

是阿,這趟回去上海,不曉得會不會遇到他。

蘇蔓待在山裡的兩年,都拜託陸勵成家裡人別跟陸勵成說她在這裡任教。
從一開始提心吊膽、緊張著不知道陸勵成什麼時候會回來、發現她,
一直到後來平靜的過著規律的生活,幫忙海濤的花卉藥草生意。

可是陸勵成都沒有回來過。

 

102  

 

原本「近鄉情怯」的蘇蔓,在踏上上海時,她只記得要好好看看這片土地,忘了膽怯。
原來這就是回家的感覺,沒有距離、沒有不適應。
她沒有特地避開他們曾經去過的地方,
這些曾經有他的影子的地方,她心裡有說不出的懷念。


「同學們,跟上啊!後面跟著走,別再玩啦!」
「好了,小朋友,我們等車,要回家囉!」

蘇蔓好不容易才剛把這些第一次出來玩、興奮的不得了的孩子們一個個拉回神、不再亂衝
亂撞,手機就響了。


「蔓蔓,我回國啦,剛下飛機,我說我們今年得見一面了吧,你老是躲在你那山裡」
「麻辣燙!我現在在忙,我待會再打給你好嗎?」
蘇蔓有肩膀夾著手機,雙手還在幫孩子們整理。

麻辣燙聽見小孩子們的喧鬧聲,這不意外,但意外的是,她還聽見車水馬龍的聲音。

「我說你那偏遠的深山裡現在這麼熱鬧了啊?……」
嗯?不對:「我說ㄚ頭你該不會回來上海了吧!!」

蘇蔓一聽,可頭疼了:「麻辣燙,你出國回來是學了仙術是嗎?這樣你都猜得出來」
「好啊你,你說你還是不是我好姐妹了?你要回來上海也不跟我說一聲……」

電話那一端的高分貝,蘇蔓可承受不住,把手機拿遠了點,終於等到聲音變小了
「哎呀,我這次帶小朋友來上海,是夏令營,校長委任我帶隊的,是公務,
等下回再見了。我忙著呢,先不跟你說了阿」

「欸欸,別掛阿蔓蔓!」
「哎呀真是的,兩年沒見了,難得回來上海也不跟我說一聲」
麻辣燙愁苦的看著手機滴咕。


註一:
其實在小說裡面晶晶跟苗苗都是陸勵成大哥的小孩,
晶晶跟苗苗在小說裡面都是叫陸勵成小叔,
可是電視劇裡面好像都統一叫小舅@_@
所以……就小舅吧,所以蘇蔓就是小舅媽。
(不然應該要叫小嬸嬸嗎?小舅媽比較好聽!!)


100  


(二) 兩年後 宋翊


許憐霜才剛領完行李走出來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起先不確定有沒有看錯,直到他走得更近之後才喊出聲:「宋翊!!」

眼前的人聽見聲音,停下腳步,開始搜尋聲音的來源。
「這兒呢!!」許憐霜興高采烈地揮著手。
宋翊終於看見她了,有點詫異,有點尷尬,還有一點驚喜。

「我大老遠就看到你了」
宋翊走向許憐霜:「怎麼?你也回國啦?治療的差不多了嗎?」

剪了短髮的麻辣燙已經沒有許秋的影子了。

「嗯,治療總算告一段落了。搭我的車吧,咱們一起吃個飯?」
許憐霜打開車門,讓宋翊先上車。

「這回回來,什麼時候再走?」宋翊問。
「治療效果挺不錯。可以不用常年往瑞士跑了。我的事務所需要我,我的員工也需要我」
麻辣燙歪頭笑著。

「好啊,看來許大老闆可以自己經營事務所了」
「呦,沒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嘛!看著我茁壯成長,是不是很欣慰啊?」
「說實話,的確,我真的很為你高興。」
麻辣燙聽見這個回應,滿意地點頭。

「大家……都挺好的吧?」
「陸勵成他們好嗎?……」
宋翊頓了頓:「恩……還有蘇蔓,她還好嗎?」

麻辣燙嘆了一口氣
「你和陸勵成都是同一個圈子的,他的消息,難道不是你比我更清楚?」

宋翊只能微笑,掩蓋失望。

麻辣燙搖頭,咬牙切齒地說:「真不知道蔓蔓看上你什麼了。」
「一個大男人,如此不痛快,連打聽她的消息都要扯上其他人」
「直接問一句『蘇蔓可好』,你會死嗎?」

宋翊沉默著。

麻辣燙沒好氣地說:
「蘇蔓很好,已經結婚了,我這次回去是去看她肚子裡的寶寶,等著做乾媽呢!」

宋翊沒有任何反應,只淡淡說了一句:「真是好消息!」
麻辣燙盯著宋翊許久,問:「宋翊,你還愛蔓蔓嗎?」
宋翊笑著說:「我為她高興」
「你這個樣子是在為她高興?」
麻辣燙大怒,厲聲問:
「宋翊,你究竟要自我懲罰到什麼程度?你到底是因為愛許秋,所以要自我懲罰?
還是因為不愛許秋了,所以要自我懲罰?
都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怎麼還放不下許秋呢?」

整個餐廳的人都看過來,可是看到麻辣燙的臉色又通通轉回去。

許憐霜終於忍不住了,彎下腰在包包裡左翻又翻,終於翻出許秋的日記。
這以前是她用來提醒自己還有一個姐姐,是許秋把腎臟給她,給她重生的機會,
接受自己有一個姐姐,才能接受她的腎臟,身體才會康復。

「看看這個,看完之後再叫我」

宋翊本來沒打算看,可是在散開的書頁間看見熟悉的字跡,忍不住伸出手翻開第一頁。
一段又一段,一頁又一頁地快速讀著,
他看見許秋的在黑暗裡做的事,看見許秋做的那些對不起他的事,
他不能相信他所看到的東西是真實的,可是意識深處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唯有這樣才能解釋許秋每一次莫名其妙的怒火、許秋性格的變化莫測,
還有許秋在他身邊時的心不在焉。

死亡加諸在他身上的詛咒終於破解。

「妳為什麼要給我看這個?」他臉色鐵青。

麻辣燙笑咪咪地打量著他:
「這還差不多,整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我還真懷疑蔓蔓的眼光。」

宋翊的臉色更加難看,猛地一拳砸在飯桌上,
質問:「妳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報復我嗎?」
「如果妳要讓我了解真相,為什麼要到現在給我?」

「宋翊,妳到底愛不愛蔓蔓?」麻辣燙輕聲地問。
宋翊沉默了一會兒,終於:「我愛她,我一直都愛。」(註二)
「可是妳為什麼要到蘇蔓結婚了才給我看這東西?」

「別怪我,不給你看的人可不是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蔓蔓問過你多少次你到底喜不喜歡她?你是怎麼回答她的?
你不但不告訴她,你還對她說你愛的人是許秋。你讓她怎麼辦?
靠打擊抹黑許秋來贏得你心中的地位?蔓蔓才不屑這麼做。」

宋翊的怒火漸漸消失,他有什麼資格生氣?是他親口告訴蘇蔓他愛的人是許秋。

宋翊木然地盯著前方,神情傷痛而絕望。
也許是太過真切的悲傷,麻辣燙看著有些鼻酸,
終於還是心軟告訴他:「蔓蔓她……沒有結婚。」

宋翊緩緩抬頭,看著許憐霜。

麻辣燙用力點頭:「她沒有結婚,我剛才騙你的。」
看著宋翊扭曲的表情就覺得有趣。
「你別忘了,你也騙過我。
這才是我報復你的事情。咱倆扯平了!
以前怎麼激你,你都像塊木頭,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
剛才看到你像燒到尾巴的貓,可真不錯。」

宋翊大笑。

服務生過來收拾桌面,麻辣燙指著桌上的日記:「這個也幫我扔了吧」
她以後也不需要它了。

宋翊冷靜一會兒後,終於說:「麻辣燙,你可以告訴我蔓蔓現在在哪裡嗎?」

 

註二:
原著裡面的番外篇,宋翊事先承認對蘇蔓的感情,麻辣燙才把日記給宋翊看的。
我把它改成先看了日記他才承認他愛蘇蔓。

 

093                    

創作者介紹

パーナです ★

莐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