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bc4b36acaf2edd1deac9468d1001e9380193bf

 

 【在看內文之前請先看前言】

因為很喜歡桐華作品《最美的時光》而且非常喜歡陸勵成,

電視劇《最美的時光》雖然有拍攝陸蔓版結局,可是我覺得實在太倉卒了,

於是手癢來改編「電視劇陸蔓版結局」,

所以本篇改編主要是搜狐視頻第42集(陸蔓版結局)的改編,也參考了桐華的原著而完成的作品

先前在PTT陸劇版連載:點此看陸劇版版友的回應及評論

 

102

 

(七)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隔天中午,陸勵成來小學找蘇蔓,兩個人在操場上並肩,繞圈。
蘇蔓告訴他,宋翊今天一大早就離開了,是同事告訴她的。
陸勵成告訴她,他也要離開了。

不過,他不會不告而別。

「這麼快就要回上海啦?」蘇蔓低下頭。

明明才剛見面,卻馬上就要說再見。

「嗯!是趁下一個項目開始之前的空檔回家來看看的。
黑花也還寄養在大寧那裡,不能寄養太久,
得趕快回去接她(註)回來。」

「黑花還是跟以前一樣活潑嗎?好想念她阿……」嗯……「也很想念你做的菜……」
原來把想念說出口不會太難。

蘇蔓一直低著頭,陸勵成看不見蘇蔓的表情。
他不確定蘇蔓的意思,可是他想要賭一把。

「蘇蔓……」
「回上海吧!」

回上海,我管你一輩子的飯。

 

未命名45  

 

陸勵成認真說出來的這句話讓蘇蔓忘了要踏出下一步,心跳也漏了一拍。
可是她在這裡還有責任,她不能說走就走、拋下這些孩子們不管。
 
她已經不是那個把愛情當作全部、可以為了愛不顧一切的蘇蔓了。

 

註:
黑花是鍾漢良的熊貓娃娃女兒,所以是「她」XDDDDDDDDD

 

101  


終於等到學期結束。
蘇蔓完成了當初以兩年為期的偏遠山區支援教職。

在上海機場外攔了一輛計程車,她報的地址是她的家,她父母的家。
原本打算直接回家的她,
卻在司機開車經過她兩年前賣掉的房子時,
她還是忍不住請司機停車。

拿下行李,看著計程車離去後的蘇蔓轉過身,仰頭看著自己曾經住過的那個房子。
低頭又看看自己現在站著的小廣場。

那年在這裡發生了多少事啊!

她曾經在這裡甜蜜的目送宋翊回家,
麻辣燙在這裡遇到宋翊,
陸勵成把心碎到不成人形的她從這裡扛上樓,
最後她在這裡找到失蹤的麻辣燙。

「蘇小妹?」前方傳來一聲驚喜。

蘇蔓定眼一瞧,欣喜的不得了,
她沒有想到回到上海的第一個晚上就能看見自己熟悉的人。

「寧哥!」

大寧原本只是走出店裡想做做伸展、偷個懶,卻看見一個佇立在廣場的女孩。
「呦~還真是你啊蘇小妹!來來來~快進來坐坐阿」大寧忙著招呼蘇蔓。

寧嫂見到蘇小妹特別高興:「這兩年都沒妳的消息!看你的樣子,過得還不錯吧?」
「嗯,很不錯!在山裡輕鬆自在,身體健康,心裡也健康了」

大寧有話想問,嘴張開了卻說不出話。
寧嫂才沒這麼多顧慮,馬上就問:「勵成知道妳回來了嗎?」
「沒有,我還沒有告訴任何人。」

「那妳得快點告訴他呀!」
「妳知不知道這兩年他在我這喝了多少悶酒!」
「要不然就是買了酒就躲到樓上去,一躲就是一整個晚上」

大寧見到寧嫂越說越多,緊張得趕緊用手肘頂了一下寧嫂。
寧嫂斜眼瞪著大寧:「怕什麼?又不是做壞事,怎麼說不得了?」

寧嫂走回櫃台,打開一個上了鎖的抽屜,拿出一大包牛皮紙袋。
她慎重地遞給蘇蔓,示意她打開來看。

蘇蔓打開來,拿出裡面的文件一看,
這是兩年前她把房子賣掉的契約,還有房屋所有權移轉的文件,

蘇蔓腦筋打結了,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些會在寧哥和寧嫂的手裡。
「是你們買我的房子嗎?」

「哎呀,怎麼可能是我們呢?我們開小小商店的哪裡有那麼多現金可以買妳的房子阿」

傻姑娘,妳怎麼還沒明白呢?

「當年開高價,拿現金買妳房子的人,是勵成。」

「當年妳急著想要賣房子,勵成阻止不了妳,
可是又捨不得妳因為急用錢而把房子便宜賣,
又怕妳知道是他買的房子,就讓大寧跟仲介交涉。」

「買了之後也沒去移轉登記,所以房子所有人依然是妳。」

「我們這裡還有一把備用鑰匙」

寧嫂拉著蘇蔓的手,把鑰匙放在蘇蔓的手心,寧嫂拍了拍蘇蔓握著鑰匙的手。

「現在天色也晚了,不要再去旅店了,不如就回去住吧」

陸勵成,
你還為我做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100  

 

(八)野風

蘇蔓打開房門,打開大燈。
她把行李放在門邊,環顧四周,房子跟她離開時沒有什麼區別。
她摸了摸餐桌,又摸了摸流理台,都沒有半點灰塵。
打開冰箱,裡面放著半盒還沒過期的雞蛋還有一些青菜。

他,很常來嗎?

客廳茶几上擺著酒杯和一瓶還沒喝完的紅酒。
她先看到音響旁邊放著一張林憶蓮的專輯才發現音響閃爍著「pause」,

然後,她按下「play」。


蘇蔓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坐在沙發上,靜靜地聽著這首歌。

  野地裡風吹得凶,無視於人的苦痛,彷彿把一切要全掏空。
  往事雖已塵封,然而那舊日煙花,恍如今夜霓虹。
  也許就在某個時空某一個殞落的夢,幾世暗暗留在了心中,
  等一次心念轉動,等一次情潮翻湧,隔世與你相逢。
  誰能夠無動於衷如那世世不變的蒼穹,
  誰又會無動於衷,還記得前世的痛,當失去的夢已握在手中。
  想心不生波動、而宿命難懂,不想只怕是沒有用。
  情潮若是翻湧,誰又能夠從容輕易放過愛的影蹤。
  如波濤之洶湧、似冰雪之消融,心只顧暗自蠢動。
  而前世已遠,來生仍未見,
  情若深,又有誰,顧得了痛。

被陸勵成按下重複撥放的音響,一直循環著這首歌。

蘇蔓腦海裡浮現一幅很具體的畫面,
陸勵成就坐在她現在坐的位置,反覆靜聽著這首歌,
天地寂寞,唯一的相伴就是手中的紅酒。

蘇蔓抹掉從眼角滑落的淚,心裡一直想著最後一句歌詞。

情若深,又有誰顧得了痛是你的心聲嗎?

蘇蔓怔怔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一口氣把酒杯裡的酒喝完,把酒杯放回桌上。
任由音樂繼續流轉,自顧自地上樓。

臥室裡的床被陸勵成用布罩的密密實實。
看樣子他即使在這裡過夜,也不是選擇舒適地睡在床上。
浴室裡面還掛著一件陸勵成的襯衫。

蘇蔓拉開罩著床的布,趴在床上。
她側臉貼著床,留著一隻耳朵聽著樓下傳上來的音樂。

陸勵成在知道自己獨自前往青島去面對陳老闆時,
馬上就放下手邊的工作飛去青島給她支援,
還犧牲十個提成點來幫助自己得到陳老闆的案子,
當時被埋在鼓裡的她還洋洋得意。

陸勵成在打輸籃球比賽後跑去夜店喝個爛醉,
是因為當時她在場邊喊的那句「我愛你」並不是對他說嗎?

在紐約接到陸勵成打來的那通只有呼吸聲的電話,
是因為他想她嗎?

他到底是有多關心她才能在那天晚上出現在她跟麻辣燙宋翊吃飯的餐廳?
看著支離破碎的她,他又何嘗不是心如刀割?
他和她都不知道那一句「我陪你」給了她多大的力氣去吃完那頓飯。

原來當宋翊打開她的心門離開的同時,陸勵成走了進來。

他在接到她父母出意外的電話時,是怎麼表現鎮定、還讓她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
自己卻是整晚的打包行李、安排機票、安排醫院醫生。

她忙著處理母親的後事、照顧重病的父親,也是他帶著她到處奔波。
連父親的醫藥費都是他買下房子才有的。
他不只陪伴父親,還照顧著被她忽略的她自己。
她固然辛苦,可是他也沒有比她輕鬆。


原來天之所以還沒有塌下來,是因為有他扛著。

 

097  

創作者介紹

パーナです ★

莐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絲絲
  • 喜歡這一集把房子的去向,給交代了,而且在這裡也彷彿看見了陸總這兩年來在屋內思念蔓蔓的情景,整個畫面好立體啊!就像跟著蔓蔓的眼睛身歷其境的感受著陸勵成的煎熬。
    ~~~~~很棒!很有畫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