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373

這本其實是我好幾年前看的,茱迪皮考特是我最喜歡的作者。
最近的隨機殺人案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頻繁,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每次都讓我想到這本書

《事發的十九分鐘》裡面有一段話,讓我有很深的感觸:

我小時候常常往蛞蝓身上灑鹽。我喜歡看牠們在我眼前溶解。在你發覺有東西受傷之前,殘酷總是有些好玩。
如果沒人注意你,當個一無是處的人是另一回事,但在學校裡,你自然而然就會凸顯出來。
你就是那條蛞蝓,鹽巴全在他們手上。而他們尚未培養出良知。

我們在社會學課學過一個詞:「幸災樂禍」。也就是說看到別人痛苦而感到快樂。
但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我想有一部份原因只是為了自衛。
還有一部分是因為當一個團體群起對抗敵人時,總會更像個團體。
即使那個敵人從未傷害過你也無所謂,你就是得假裝恨某人更甚於恨自己。

你知道為什麼鹽會對蛞蝓起作用嗎?
因為蛞蝓表皮有水分,鹽又融於水,於是牠體內的水分開始往外流,蛞蝓便會開始脫水。
蝸牛一樣,水蛭也一樣。還有像我這樣的人也一樣。

其實只要是皮太薄,無法為自己挺身而起的動物都一樣。

==============================================================================

我曾經也是一隻蛞蝓,跟其他結伴玩耍聊天、出遊的同學相較起來,花大把時間在閱讀的我的確是有點怪,
所以我成了天天被大家灑鹽取笑的蛞蝓。

首先是兩三個同學,後來變七八個,再後來變成二十幾個。
一直到我交了一個在學校知名度很高的男朋友,這些同學的嘴臉瞬間就變了。
然後就分班了,我離開了這個班級。
下一學期開學剛好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之前那個班的女同學送給我的生日卡片,
卡片上面寫著:「對不起,其實我很喜歡妳,只是不這麼做,我怕我也會變成妳」。
後來我就釋懷了,原來並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其實大家只是喜歡欺負弱小,而且是成群結伴的欺負弱小。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沒有我男朋友、也沒有收到這個女同學的卡片,我是不是也會跟彼得一樣?
可能會,因為我想讓傷害我的那些人永遠閉嘴。
但是我很幸運的是我還有朋友,還有人讓我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對我。

《事發的十九分鐘》裡的故事發生在美國的高中,故事的主角彼得持槍掃射和他同校的同學及老師。
這個故事雖然是在述說總是被排擠、被取笑的人,用這樣激烈的方式來報復社會,
但其實也可以用來看最近的這類隨機殺人案。

這幾年的隨機殺人案兇手特質極為相似,甚至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覺得自己無法在社會生存」、「對未來絕望」、「性格內向沒有朋友」、甚至是「不敢自殺所以殺人」。
媒體版面及民眾輿論卻都在爭執「死刑的存廢」,這似乎不是問題的癥結點啊?

台灣現在有死刑,也有在執行死刑,但仍然發生像這樣的隨機殺人案件,
所以「死刑的有無」並非這類隨機殺人案的重點。

今天看到這兩篇PTT的文章:
Re: [問卦] 自己遇到一個人的隨機砍人該怎麼做?
Re: [心情] 女童被割喉有感...
雖然很振奮開始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問題真正的癥結點在哪裡,
但更多的是難過台灣還有太多的人接收不到這樣的反思,甚至不願意接觸、排斥這樣的思維。

不知道台灣人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發現問題根本不在「有沒有死刑」這件事上面。
社會已經生病了,生病了就要對症下藥,而不是喝喝符水自己安心就好。
死刑就是符水,讓大家放心而已。我的意思並不是這些殺人犯不應該死。
只是,現在政府只要把這個隨機殺人案兇手殺掉了,人民就覺得自己安全了,政府也不需要去解決真正的問題,
但是過沒多久,很快地就又會出現下一件隨機殺人案,而且下一次發生的間隔時間會越來越短。

只是我們太微小,我們這些領薪水的小老百姓對於現在社會的經濟結構、階級社會無能為力,
我們能做的只有多多關心身邊的同學朋友,讓他們覺得,並不是全部的人都討厭他們,
也不要只是消極的不去攻擊取笑別人,一點點的肯定、認同、關心都是有機會防止悲劇發生的。

PTT的受眾占全台灣人的比例很少,我的部落格讀者更少,讀書心得類的文章讀者更少,
但只要能讓一個人獲得不一樣的思考角度,也許就能改變那麼一點點,遠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

如果曾經也被同儕無緣無故的排擠的人,真心的建議閱讀《事發的十九分鐘》,
看完了之後,心裡的傷口被治癒了,也原諒了那些曾經傷害我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パーナです ★

莐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