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31-01.png

前言:能力有限,有一種難產的fu,
這部分讓我比較感動的部分都是子畫跟紫薰的戲分,所以紫薰的部分寫得比較認真ww
我自己看了一遍我自己寫的內容之後覺得根本要變成另一個故事了XDDDDDDDD
不介意的話再繼續看下去囉各位看官~

==============================================================================

小骨日復一日的變著花樣給師父送去解藥
然而小骨的異香對白子畫而言,實在太過於容易分辨
以至於無論小骨用盡多少心思,放多摻少,白子畫總能知道哪份添了小骨的血

EP31-02.png

她知道師父不吃,卻不敢不送去
可她這般不顧自己身體的犧牲,卻痛了白子畫的心

EP31-03.pngEP31-04.png

白子畫看著小骨端上來的那碗帶著殷紅色的桃花羹,
對小骨的不捨和其固執的死心眼瞬間全化作對自己無力扭轉生死劫的惱怒
他第一次真的對小骨動怒,
他抬起手,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力拍下小骨捧著的桃花羹

EP31-05.png

 「妳把師父說的話,當耳邊風是嗎?
因為憤怒,說話的嗓音都帶著自己難以察覺的顫抖
他毫不留情的轉身並關上寢殿的大門,任由小骨在殿外哭喊,也不敢讓自己心軟
一旦自己點頭,只怕小骨會放乾自己的血,即使只能延續他幾天的生命
他不能冒這樣的險,也不敢冒這樣的險,生死劫的劫難,他一個人擔著就夠了

EP31-06.png

仙劍大會這一天還是到了,可白子畫如今的狀況是連站著都吃力,又如何能坐鎮仙劍大會?
可笙簫默說的對,這樣的場合的確不適合缺席,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一旦有人察覺到自己中毒即將不久於世的事實,後果不堪設想
儒尊的苦勸再加上小骨的軟磨硬泡,終於讓白子畫接受飲下用小骨的血製成的藥
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回到寢殿內獨自療傷,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自己這個喪失仙性的樣子
小骨即使再怎麼放不下、想要在師父最脆弱的時候陪著他,也只能看著師父獨自一人走回寢殿......

在仙劍大會上,霓漫天一再相逼,惹得小骨居然動了殺念
心想若是她死了,就沒人知道自己對師父的那份踰越師徒關係的感情
視線總盯著小骨的白子畫,馬上察覺小骨的不對勁,小骨居然招招為奪霓漫天的性命
眼明手快的替霓漫天打掉小骨那一劍,看似是救了霓漫天一命,實際上是避免讓小骨作出無力挽回之事

EP31-07.pngEP31-08.png

可是自己的徒兒自己清楚,平日裡最善良的小骨怎麼會在仙劍大會這樣的場合裡動了殺念?
失了仙性的白子畫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狠狠打下去的那一巴掌是對小骨不成器的失望,還有對她動了殺念的不解

EP31-09.pngEP31-10.png

妳居然為了求勝,動了殺機,為師平時怎麼教你的?
白子畫挺著身子的不適,怒氣沖沖地回到絕情殿
恢復理智的小骨懊悔不已,跪在殿前不停的磕頭請求師父的原諒

EP31-12.pngEP31-13.png

每一下都重重的磕在絕情殿前的石階上,不用幾下便磕出血
沁冷的雨水打在身上讓小骨凍得直發抖,聲音漸漸虛弱,意識也逐漸模糊
留在石階上的血被大雨沖刷,鮮血淋淋,看上去可真是「血流成河」

EP31-15.pngEP31-21.png

跟著小骨整夜沒睡的白子畫,忽然聽不見小骨的聲音
有些擔心的他,踏出絕情殿看見的是發著高燒、已經昏迷不醒的小骨
心疼又無奈之下,只能將人抱進寢殿內照顧
好不容易燒退了一些,額頭上的傷口也癒合得差不多了
以為能夠喘一口氣時,紫薰來了......

EP31-16.png

紫薰拿著她自己用卜元鼎為子畫煉製的解藥求他不要放棄自己的生命
她不信白子畫說的毒已解,這可是卜元鼎之毒,輕易都能將五臟六腑侵蝕殆盡,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解了?
可白子畫卻不以為意,依舊雲淡風輕,彷彿自己不值得一提,
紫薰,你我一同修道千年,我一步步看著你,墮入深淵、檀凡之死、看著你墮仙,我卻無力挽回。
可妳為何執念如此之深呢?

EP31-17.png

你問我?」紫薰不可置信地看著白子畫「你居然問我為何如此執念?
那你自己呢?你為了一個花千骨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你的執念就不深了?

別再口口聲聲說她只是你的徒弟,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把她只當作徒弟。
你明明知道她是你的生死劫,卻將她留在了長留,甚至不顧所有人的反對收她為徒
你問問你自己的心,她,當真只是你的徒弟嗎?」
白子畫啊白子畫,你怎麼就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心呢?你怎麼就不願意承認呢?

EP31-18.png

白子畫輕輕的把兩人的談話主題推離自己身上,像在逃避著紫薰一步一步逼近的質問

紫薰,你不要一錯再錯了,若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重返正道。
重返正道?」紫薰笑了,笑得苦澀,笑得心酸。
你怎麼能知道直道相思了無益的心境?
你也不會知道自在飛花皆似夢的悲涼,你更不會知道明月下西樓的煎熬!

紫薰,都已經修道千年了,又何必放不下這些俗念呢?放下執念吧!
放下俗念?「你怎麼能說得如此輕鬆?
我回不了頭?難道你走的路就都是對的嗎?

EP31-19.png

我曾經經歷的,你都正在經歷
聽見這句話的白子畫,輕輕的閉上自己的雙目,彷彿不願意再多聽

罷了,紫薰心想。
她壓下心中那些酸澀,說完最後一句:「莫要讓花千骨,變成如今的我!

EP32-02.png

小骨本以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可沒想到,她迎來的卻是師父的一句:「你不再是我白子畫的徒弟」
她以為師父狠絕,卻沒看見他師父眼裡含著的淚

小骨聽話的收拾完東西,要和師父拜別時,卻看見師父又再次吐血

EP32-07.pngEP33-01.png

小骨認得這樣的師父,眼神裡面沒有昔日的溫暖和理智,有的只是對本能最原始的渴望
此時的白子畫只是人類,求生的欲望占滿他的意識
但當他意識清醒之後,他卻依然不捨得離開她,這是他從來不敢細想的溫存,
只要再一下就好......

EP33-11.png

然而當他再度轉醒之後,坐在床邊的卻不是小骨:「怎麼是你?小骨呢?」
記憶裡的那些畫面,他都不敢去深思究竟是真實還是又一個夢境

EP33-10.png

紫薰自然隱瞞了花千骨離開前託付自己的那些事,她也把治好子畫的希望全都寄託在了花千骨身上

你為什麼那麼不懂得愛惜自己?
 你就算是對我無情,你忍心捨去長留?忍心捨去眾生?
 你忍心......你忍心捨去花千骨嗎?

她總算是接受了花千骨和白子畫之間那些剪不開也扯不斷的糾結
她如今是由衷的佩服花千骨,她自己不能也不敢做的那些事情,為了白子畫,花千骨居然都做了
她能做的,只有盡力在花千骨回來之前,努力的維持白子畫的求生意志、艱難的維持白子畫的性命

EP33-12.png

忍心也罷,不忍心也罷,反正一切都要結束了......
你想就此一走了之嗎?
白子畫不語。
紫薰始終含著的淚終於滑落眼角,像是不甘心,
急切的想把站在懸崖邊的白子畫拉回安全的地方:「你說過要幫我重返正道的......這一切你都不管不顧了嗎?

他卻平靜的像是在談論絕情殿的花草:「紫薰,我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

EP33-13.png

就在此時,落十一前來稟報要事:「尊上,花千骨殺死了蓬萊掌門霓千丈!」

EP33-14.png

隱隱約約知道花千骨要做什麼的夏紫薰並沒有太多的訝異,

EP33-15.png

可這個消息卻是重重打擊了已經可說是油盡燈枯的白子畫
這身子骨根本扛不住這樣的重擊,一口熱血就從口裡噴出
小骨......你究竟想做什麼?

================================================================

我覺得改編坊應該要暫時歇業了,我覺得我寫不出來了XDDDDDDDDDD
一個江郎才盡的概念,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這段故事,從紫薰的角度去看更可以看出子畫的感情還有小骨的毅然決然
(好啦,其實是因為我怕寫小骨視角的話我寫得很瑪莉蘇,那樣我會一個字都掰不出來XDDDDDD

有看可以給我一個推或是一個留言嗎Q______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パーナです ★

莐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瑄
  • 如果是以白子畫的角度來寫呢?
    老實說,看書時並沒怎麼覺得獅虎特別,就覺得應該愛上殺姐姐或東方的咩!
    但看劇後,發現白先生好多內心戲哦,
    加上書中感覺不強烈的紫熏,劇中氣場好強大,
    襯出好想知道劇中師傅到底怎麼想的呢!
  • 我會盡力寫白子畫的~

    莐茨 於 2015/08/13 16:23 回覆

  • 尊上好帥!
  • 格主辛苦了!這幾集的劇情本來就比較悲苦(而且似乎會一直悲苦下去),雖然越來越引人入勝,可是的確不像早期的劇情那麼輕鬆愉快,而且有超多的內心戲,改寫起來真的超難吧!其實格主您只要截幾張尊上美如畫的桌面我一樣會繼續熱情捧場的!
  • 最近師父都是熊貓,好難美如畫阿~

    莐茨 於 2015/08/13 16: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